张伟又笑道:“不过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5 03:47 点击数:
那医官还要推辞,却抵不过几名飞骑身强力壮,硬上前来将他药箱拿下,无奈之下只得苦笑一声,道:“指挥使大人,您这可是天不留客强留客啊。也罢,这台湾您就是天,下官哪有不从的道理,请吧?”张伟一跃下马,向他笑道:“从?从什么?我让你这邋遢汉子从什么从!你到是醒目嘛,早就知道我是谁了?”他带头向茶亭走去,那医官慢他一步,随在他身后,因见他动问,笑道:“这全台能有几人身着朱紫,又有大批的皮甲卫士紧随身后,下官虽是穷困潦倒一游医,到底不是人头猪脑,自然知道是大人您。”张伟听他说话有趣,到是与其落魄木讷的外表不合,因听他虽说着官话,咬文嚼字间口音却甚重,便一边落座,令茶博士上茶,又一边笑道:“老倌儿是陕西还是山西,说话可是带着一股子醋味。”“回大人,下官是山西太原人。”“那怎地流落至此?先不急说,喝茶。”那吴遂仲轻啜一口,便将茶碗放下,笑道:“说来也简单,下官自幼行医,因心慕李时珍著本草,便一心要效法先贤,四处游历,将《本草纲目》中的缺漏不足之处略做补阙。因这台湾气候炎热,下官料想此地定然有些内地没有的药草,故而泛海而来搜寻,不想数年一过,这台湾已是别有一番天地,下官虽是敬佩大人所为。却因要游方行医,本欲离去,谁料大人一道命令,这台湾许进不许出,故而只得留台行医,又蒙大人恩典,能入官学任学官。举凡种种,到也是下官的造化。”张伟听他虽是语气平和,却显是对自已阻他四处寻医问药而不满,却只是不理会,因笑道:“你写的书如何了?若是有些药草什么的不全,我派人给你去寻。”又问道:“可将家人接来了?”吴遂仲斜视张伟一眼,心中暗叹口气,答道:“大人,下官自幼出门行医,种种辛苦不可胜数,一直醉心于医道,这婚烟之事,却是没有想过。”因见张伟诧异,又笑道:“下官可不是有什么龙阳之好,亦非生理有残疾,委实是没有时间精力。好在我家中兄弟甚多,也不差我一个人传后就是了。”又促狭一笑,道:“大人,您的年纪可也是老大不小了。婚事一直未办,这全台人心都是不稳哪。”张伟肚里暗骂一声:“你不是同志,难不成我就是了。至于什么有后无后,老子那个时代可没有这种说法了。”却听那卖茶的农妇上前笑道:“吴先生可是个大好人,给我们治病从不要诊金,只需上山寻些他没有进过的草药,就喜的跟什么似的。就是孤身一人在这海岛上,想想也怪可怜见的。这位大人,我看您必定是位高权重的,不如赏个媳妇给他!”张伟微微一笑,正要回答,却听身边侍立的飞骑都尉上前喝道:“有没有规矩!谁让你上前与指挥使大人说话的,退后!”那农妇初时尚不服气,正笑道:“这军爷好凶,你家大人尚没有说话呢……”待听到“指挥使大人”字样,这农妇虽是大字不识一个,但老是听身边人提起张伟时都是这几个字样,她虽愚笨,这几天字成天在耳边,却又怎地不知道这指挥使大人是谁?当下吓的脸色发白,双手一松,手中提着的铜茶壶便跌在地上,哐当一声滚出老远。吴遂仲见她吓的厉害,忙起身将铜壶拾起,交与那农妇,道:“张大人爱民如子,你莫要怕。”那农妇怯生生将壶接过,却是瞄了张伟一眼后,就忙不迭远远退去。张伟自来台后,先是设计赶走郑氏留台之人,再加上后来平定宗族械斗,乡下人无聊时以讹传讹,将原本的事实夸大了十倍以上,当真是刀光血影,血流飘忤,张伟之名,可止小儿夜啼也。现在这个传说中又英武非凡,又凶横残暴的指挥使大人就在眼前,却教那农妇如何相信他“爱民如子”,当下便是能退多远便多远,哪里还敢多嘴饶舌。张伟横那都尉一眼,却也不以为意,上位者亲民原也不再这上,那农妇不敢说话,也只索罢休。又与那吴遂仲闲谈几句,便郑重说道:“邀你来闲谈,只是一个意思,这医术也是门学问。大唐官学及科举也曾考过明医一科,后世儒学坐大,进士及明经这样的纯经术之科独大,到了咱们大明,更是划定了内容来考,那八股能有多大的真知,学了便能治国平天下?生病了背几句子曰成么?吴医官,你的遭遇想来和明算、明律差不多少,我打听过,官学中学习这几科的,大半是农家子弟,指望学些算术律令之类,做个商行学徒或是做个讼师之类,在常人眼中,这仍是贱业。是以连带教导的学官也很没有地位,这样不成!我一会写个手令你先带回去,即刻便命官学将你的一切应得之物配齐,待我处理了铜矿暴乱一事,便去官学寻何楷学正,我要强调,将来台湾官府中,一定会有各科学子,医、律、射、天文、算术各科,都各有作用,若还是有意打压,那我只好分校而治了。先将医科单独分校,由你来做学正。”吴遂仲听他说完,长身一揖,正容道:“大人见识当真不同凡俗,遂仲愚鲁,敢不效命?”见张伟欲起身而行,吴遂仲犹豫片刻,终又开口道:“大人,铜矿一事,下官有话要说,请大人稍待。”“哦?有什么话,讲。”“大人,那铜矿并硫磺各矿,下官都常去给矿工医病,那里的矿工分三等,一等是招募的汉民,二等是招募的原住民,三等便是罪徒充矿工者,一二等还好,活虽苦,到底有钱拿,可买衣食,也可请假乞休,若是那罪民矿工,一者终日不得歇息,二者有病不得钱医,三者监工的巡兵见着罪民又非打即骂,除了也能填饱肚皮,当真是生不如死。”“哼,这也是让他们赎罪!”“大人说好的!是赎罪,可不是赎命!若是犯了死罪,一刀杀了干净,可没有把人活活折磨死的道理!”“你这是同我说话么?”吴遂仲猛然跪倒,长叩道:“我知道大人手握生杀大权,此时便是令人将下官拖下去立斩不赦,下官也是要把话说完。”“你讲!”“大人,上善若水,海纳百川。过刚易折,柔则持久。秦以二世而亡,以国秦太过刚暴,秦的法令难道不公平吗?秦的军队难道不勇猛善战吗?可以君主威福自专,生杀予夺存乎一心,是以始皇并六国后大役天下,终其陨身时秦已露败亡之象。与其说秦亡于赵国及二世皇帝,到不如说秦亡于其制度。相权太强则凌其君,君权太强则失其国。大人英明神武,励精图治,隐隐然间有并吞大明的大志,这台湾也确实被大人治理的欣欣向荣,然而大人现在台湾的诸样政治失之过暴,百姓虽丰衣足食,却失之亲和教化。官员虽勤谨廉洁却无自立向上之心,大人在,则诸事顺谐,大人不在,则弊病百生,请大人慎之。张伟心中大动,想不到自已最近刚刚忧虑的事却被这一不起眼的医官一语道出,心中激动,面情上却仍是不露声色,格格一笑,道:“你位卑人微,想的到多。那好,你说说看,这铜矿一事,却与整个台湾的政治有何干系?”吴遂仲却是不露声色,仍跪在地上语气平和侃侃而言:“大人发配罪犯囚徒开挖铜矿的办法甚好,一者让这些罪人赎罪,也可以安份守已不致于在镇上捣乱,二者可以省却不少人工钱,大大减轻开挖的成本。只是大人御下甚严,巡捕营和看守各矿的士兵皆不敢犯错,而各矿的的官员也断然不敢敷衍了事,在正常开采的速度下,各层官员都层层加码,以图用产量取悦大人。又因大人以严治下,各层官吏皆望风景从,上有好焉,下必从焉,长此以往,那么犯小罪者难以避免,对罪徒的惩罚则绝不减轻,台湾民众不过是过百万,现下各矿的罪民就过万人,大人,这样下去,与先秦何异?大人当年驱郑、杀宗族长老,这都是为政之初迫不得已的举措,万万不可以为常法。若动辄以暴法制民,则民愈治愈暴,以暴易暴,则事危矣。”见张伟面无表情,双眼紧盯着自已,吴遂仲只觉身上一寒,莫名的害怕起来,将心一横,又道:“唐朝台谏分治,门下省给事中有封驳之权,用以清明政治,匡扶君主的缺失,宋朝誓不杀士大夫,是以士大夫助皇帝治天下,数百年两宋绝少有革命之事,大人的能力超凡,独断专行尚有缺漏,为后世子孙计,还是需改革政治,以备将来的好。”“说完了?”吴遂仲一叩首,道:“下官说完了,大人要杀要剐皆可,只是以言罪人,窃以为大人不智。”张伟起身站起,神态闲适, 福建22选5中用轻松的语调向吴遂仲道:“你见识确实是不凡。身为医师想来是科考不利, 内蒙古快3郁郁不得志而退而学医?达者为官, 内蒙古快三穷则成医, 广西快3读书人的志向嘛。我问你,诸葛丞相治蜀是严还是宽?”“严,只是……”“你也知道?这台湾与当年蜀国一样,我初来台时威名不立,唯有以暴治民,方可威权在手,诸事顺谐。整个中国,亦与唐宋时不同,世风倾颓,人皆求私利,不顾国家。醉生梦死,淫风浪行,浑然不知今世何世,若不以重典暴法治之,任是神仙也难以扭转。是以我的根本仍然在一个‘严’字,这是变不得的。”张伟竖起一个手指,道:“这是其一。其二,我名位不正,若以大义服人,那是妄想。只有用严刑苛法,不论人是否心服,他总得口服。是以我现在还不能开放言路,乱我民心军心。”见吴遂仲面露失望之色,张伟又笑道:“不过,你说的那些官儿看我的脸色,对我的法令层层加码,也是有的。长此下去,恐生民变。故而水火相济,刚严之外要加些王道,这也是正理。上有所好,下处从焉,这话有理!”张伟不好举例细说,不过对吴遂仲的话确实很是赞同。后世清朝有雍正皇帝以严治国,结果下面的官员给罪犯量刑便加倍处理,以期“恩出自上”,用迎合皇帝心理的办法来拍皇帝的马屁,结果到了雍正未年,天下虽治却民议沸然,他的历史评价一度不高,这是也是一因。又有道光皇帝天性崇俭,曾穿着打补丁的龙袍上朝,结果一朝的官员都穿的破破烂烂,不成体统。因又笑道:“我近来也曾虑及此事,只是一时不得其法。也不得其人,既然你看的清楚,那么……我仿明成祖,先成立一个内阁似的机构,名称么,便叫‘军机处’,我现在是武官,提拔一些得力的文人进我的指挥使衙门帮办政务,名义上叫军机处,实际上管的仍是台湾的民政。位不高而权重,辅助我处理政务,吴先生,可愿暂放医官的身份,入军机处襄助于我?”“军机处?以大人的意思,但是唐朝的翰林学士,大明的内阁学士,名虽学士,实则内相,丞相?”“入军机处,一则承命办事,二则票拟封驳,三则建言佐政,四则代我巡狩地方。不过有一点我要告知吴先生,谨慎办事,不要交结官员,上下舞弊蒙骗于我,寻常官员犯罪不过是剥职罚俸,军机大臣若是出了漏子,可只能用项上人头来抵罪了。”目光咄咄看向那吴遂仲,道:“不瞒上,不欺下,有过必罚,有功则赏,这是我的章程。你若愿意,我回府后便下令,建军机处,你为首席军机。你要记住,军机权重,但上有我在,下有监督你的耳目,若是胆敢弄权,则休怪我无情了。”吴遂仲大笑道:“平生不得志,想不到在台湾能蒙大人赏识,我哪有不尽心效命的道理?”叩首三次,方才站起,笑道:“原本也是机缘凑巧,正巧被大人留在台湾,又今日巧遇大人,遂仲际遇之奇,也当真是亘古少有的了。”“你到不矜持,我一招揽你便应允了?这可不象是读书破万卷的人。”“学得帝王术,卖与帝王家么。我早年学经世致用之学,根本无意科举,原本想去辽东,寻一明主事之,击破建州鞑子。谁知寻了几个大帅,大多把我当成寻常幕客,呼来唤去如使奴仆,若非熬上十年八年的资格,休想在人前建言,我却受不了这种鸟气,干脆充文学医,不能济世,总得救民啊。既然大人赏识,我一身所学能有用的上的地方,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又何必假腥腥的推辞?”“那你现在便说说,铜矿罪民闹事,该当如何处理?”“此事与当年宗族械斗不同,不需大张旗鼓,只需将为首散布不满谣言的抓起来,严刑处置,尔后适当放宽一些对罪民矿工的约束,宽严相济,则必然不会再出现此类事情。若是有心人有意在内挑拨,那么巡捕厅的暗探又是做什么的?防患于未然总比大加征伐杀戮过甚的好啊。”他这是老成谋国之言,张伟细细一想,预测推荐已是觉得自已任由高杰带着大队人马前去平乱太过草率,却是不想对吴遂仲太过褒扬,只淡淡一笑,道:“说的虽是,到也是平常之论。也罢,此事就依你。”转头向随行都尉道:“你这就带人去矿上,寻高杰传我的话,就说不准他株连太多。只将回首的抓起来,查明是不堪忍受折磨还是与岛外有勾结,然后再做处置。就这样,你去吧。”又命人让出马来,令那吴遂仲骑着,一同回镇北张伟府中。两人一路在马上谈谈说说,那吴遂仲走南闯北,内地各省大半到过,张伟听他说些见闻趣事,风土人情,要冲府县的布防治理,一个多时辰的路瞬息便走远,张伟心中很是喜欢,令人去请了何斌,当晚便由何斌做陪,三人欢宴一场。待何斌辞去后,张伟便拉了吴遂仲至书房,与他秉烛夜谈。吴遂仲身份地位一下子如同云泥之别,这镇上原有不少熟人,傍晚见他与张伟并骑而昂然入镇,诸人不敢向张伟招呼,却只是与吴遂仲挤眉弄眼,就差拦下他的坐骑,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吴遂仲虽撑的住,心里一直警告自已要恬淡,只是心里的兴奋劲却如眼前的灯烛烛芯一样,一直噼哩啪啦的往上窜,一晚上与张伟何斌这两位台湾最有权势之人饮宴,虽面情上仍是从容自如,只是话语却少了许多,唯恐自已太过兴奋,言多必失。刚被张伟赏识不久,不慎失分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现下在这房内因见张伟亲自操起剪刀剪那跳动的烛芯,灯光下张伟的人影不停的随着烛火闪烁,眼见张伟一刀剪断烧成灰烬的灯芯,吴遂仲却突然觉得心里一紧,“伴君如伴虎”这句警世格言却突然在心中随着烛火一动跳动起来。张伟却不知道眼前这位以经世济民自诩的中年男子却突然对他有了别样心思,将烛芯剪完之后,便舒服地坐在书房太师椅上,向吴遂仲笑道:“先生不知,我最喜明亮。我那家乡有一种灯,一支足抵这烛光百只,初回中国之时,那鬼火一样的烛光可真是让我适应不了。现下还好,总算是有权有势有钱,这房间内我非点上十只八点的蜡烛不可。先生若是嫌晃眼,那我便熄掉几只。”他前面那番话一说,夙知张伟喜亮的吴遂仲却如何敢让他“熄掉几只”,只得一笑道:“大人天性光明磊落,喜欢明亮,遂仲是佩服的。这烛光,不碍事的。”张伟斜他一眼,道:“吴先生下午还那般直言不忌,怎地到了此处反道拘谨起来,难不成你不怕死,反道怕升官发财不成?你要切记,不可因身份高贵起来便畏首畏尾的,我向来有言,我要人才不要奴才,请先生留意。便是那高杰,也是个人才!”吴遂仲原也是极聪明之人,见张伟点拨于他,便沉声一躬,道:“遂仲省得了,大人将来看罢了。”“很好,你可知我特地叫你来书房,所为何事?”“若我没有猜错,大人当是为我的一句话特地邀我前来。”“哦?是哪一句?”“便是遂仲所说的大人对大明有不轨之意,大人,遂仲猜的可对?”张伟眉毛一挑,却是不置可否,只问那吴遂仲道:“先生何以口出此言?张伟身负皇帝重恩,又是加我为指挥卫使,又是赐封将军位号,这样的殊恩,张伟正思粉身而报,怎地会有不臣之心?况且,以小小台湾之力,纵然是张伟有天大的本事,又能和大明万里江山,亿兆人口相拼么?先生的话,只是臆测,且纯是以小人之心度我啊。”吴遂仲见他撇清,且又慷慨激昂做出一副忠君横样,不觉噗嗤一笑,道:“大人,别的且不说,那郑芝龙也是海盗招安,实力与大人同,怎地人家就能直接做了海防游击,又升任福建副总兵,当真是青云直上,而大人几经辛苦尚不及他,这又是为何?”“天威难测,做臣子的凛然受之,又怎能胡加猜测。”吴遂仲大笑道:“大人,你莫不成是学曹操么,王顾左右而言他,如此欺瞒于我,又是何必?遂仲自是无所谓,只要大人能瞒得朝廷,瞒得皇帝便好。”又笑道:“大人,朝廷对您一直有猜忌之心,而您始终不肯上岸拜见巡抚,总兵,想来也是对朝廷不是很放心吧?观察您在台湾的所做所为,整军顿武,开荒移民,又不肯杀鸡取卵,连税也不肯收,说您志向小,只是想做个海盗,割据一方,谁肯信呢?便是史可法,遂仲曾接触几次,他言下之意,也是认为大人将来必反。只是没有实据,他又不能闻风而报,与朝廷的往来公文大人皆派人暗中查看,他也无法报信,史宪之同我说,将来大人肯放他走,他便回内地为民。若是不肯,也只好仰药自尽以报圣恩了。话说至此,大人仍不肯说实话么?”他如此相逼,张伟却仍是不露声色,只是微微一笑,问道:“那你说说,我要谋反,该当如何进行?”“内修政治,外治甲兵,此谋反之不二法门。”张伟大笑道:“这未免太过泛泛!”“不然,政治不修,则内力不足,甲兵不治,则内实外虚。此二者缺一不可,好比大树,有主干,有枝叶,主干不强,难道凭枝叶就能长成参天大树吗?”“那你说说,我现在做的如何?实力可够与大明正面交战了?”“若要胜大明,还需二十年,若要得天下,还需五十年。”“何以见得呢?请先生为我仔细道来,我洗耳恭听。”吴遂仲将手中茶碗往茶几上一放,用手指蘸上茶水,在张伟书桌上画道:“一,台湾地处海外,虽大人一力移民,然后以工商及海牙贸易富之,但到底是孤悬海外,象福建大旱那样的事毕竟少有,而且朝廷现下对大人很是注意,再想从内地大规模移民,已然是很困难的事,人力不足,此台湾发展困难之一。”又画一道水渍,道:“大人一心以工商贸易富民,为台湾积累足够军需的财富,又不惜军费,台湾兵士的饷银是内地兵士的五倍有余,大人必然以为所有的台湾壮丁只要大人您需要,必然都奋勇当兵了?其实不然,俗语有云:好男不打兵,好铁不打钉。数百年来军人地位低下,虽然大人您在台湾大力推崇军人地位,这数百年沉淀下来的偏见,却是一时两会能打消的?现下大人您募兵还好募待过些年台湾越来越富,人民生活富足,富必生骄,骄则生怠,再加上对军人的偏见,谁愿意为您当兵卖命去?从内地招兵则诸多掣肘,可是就是看出这一点,大人又总不能故意在台湾弄出一大批穷人来以备征用,虽然总会有穷人,不过以台湾的人口基数,又能募到多少兵呢?是以兵源问题是制约大人一个瓶颈,大人,您以为然否?”张伟慢慢点头,答道:“确是如此。你能想到这一层,见识已然远过何斌等人,我没有寻错你。以后不但政务上你要为我分忧,军务上你也要随时建言,还有什么,一并说出来吧。”“三,现下还没有起事的名目。虽然大明内地政治腐败,国力衰颓,到底是二百余年天下,国家正统大义在朱家。没有一个叫的响理由,就凭台湾的实力和官员的心理,您要割据可以,若是想很快的挥师踏足大陆,只怕愿意冒诛九族危险跟随大人造反的,没有几个人吧?”“即便如此,大明现下已是日薄西山。只要大人交纳福建两广的官员,小心侍候今上不露反迹,以二十年时间积累力量,到时候寻一机会,或是内乱,或是外患,行雷霆一击而攻之,则必能如摧枯拉朽一般打跨大明,是以二十年可得大明。不过,有建州女真这样的强敌在,大人踏足大陆前必需先考量他们的力量。攻明会不会引虎入关,大人的军队能不能与女真人一较雄长?大人前次去过辽东,当时亲自考量这个最大的麻烦,以大人现在的军力及储备的力量,再加上整合将来内地的汉人力量,五十年内待女真人腐败失去战力后,方可言得天下。是以我适才说,二十年可图大明,五十年可图天下。”张伟听到此处,眼神一跳,道:“照你这般说法,我终究是要水中捞月镜中看花了?”“到也不然。唯今之际,只能向外打!”“哦?往何处打?”吴遂仲猛然间兴奋起来,声音却是比适才阴沉低微的多,因两人谈的入神,却是谁也没有发觉,只听他娓娓说道:“大人,内地咱们一时半会去不了。可是整个南洋大人却是得之甚易。整个南洋群岛有两三百万的汉人,再加上当地土人,为数在数千万以上,这么广阅的土地,如此重多的人口,却被那几个西夷小国占据,每年从南洋诸国掠走大量的财富,十几年前,更有西班牙人心忌吕宋汉人实力过强,竟然一次屠杀两万多汉人,大人您想,若不是忌惮汉人实力强横,西人又何必如此?如此的宝地,当真是天赐大人,天予不取,反受其祸,我看大人您一意加强水师,扩军备战,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接手郑芝龙留下的贸易空白,而是张公舞剑,意在南洋吧?”遏制日本,以充国用,占领南洋,以壮根基,这正是张伟早已定下的发展大计,此时却被眼前这不起眼的中年男子一语道出,也亏张伟这几年久居上位,养气功夫做的十足,故而脸上只是微微色变,缓缓说道:“亏你有这般不凡的见识!说说看,如何取南洋,你对南洋了解多少?”“遂仲惭愧,虽游历之地甚多,却是从未到过海外。平生头一次坐船出海便是来这台湾,谁料一来之后,便被大人扣住出去不得。故而对南洋不甚了解。只知道现今的南洋叫什么东印度群岛,原本的泥渤、占城什么的,都叫荷兰人占了去。那荷人在爪哇建了一个殖民据点叫巴达维亚,又占了苏门答腊岛、香料群岛、还有马六甲、锡兰等等,整个南洋除了吕宋是西班牙人占据,其余皆是这荷兰人的地盘。若不是大人赶走了台湾的荷兰人,还不知道他们的手要伸到哪儿。以遂仲的见识,也只知道这么许多了。”张伟笑道:“这也算很了不起了。看来你平日对各般政军事务都很关心,否则的话,何必打听这么许多。我竟然没有早发觉你,当真是失误之极!我要下令,定期由各级官吏推举台湾的贤良方正之才,量才使用。日后我定会打下更多更大的土地,整个东印度群岛是台湾的七八十倍大,人口数十倍,我将来缺的不是银子,军队,而是人才!”“至于这南洋的情形,到是一言难尽。总之,这荷兰人并非如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咱们把他们从台湾撵走,只是因为他们在此根基不稳,利益不重,不然的话,哪有这么轻易的将这些狼赶走!这荷兰人现下是西夷所在的欧罗巴洲的大国,仅是商船就一万五千多条,能征善战的军舰水手亦是雄强之极,那东印度群岛是荷人利益重心所在,每年整个南洋各条航线的贸易收入,当是大明一年财斌的数倍。便是在今年上半年,有一荷兰军人,叫做什么德加的,在南洋海上抢掠了一艘西班牙人的运银船,上载白银十六万两,吴先生,这西人在海外掠夺了多少财产,你可大致推算一下了?”他说到此处,霍然起身站起,向吴遂仲大声道:“是以无论如何,我一定会与荷人开战!大量金银、土地、人口,是我统一中国内陆的根基保障!那荷人在东印度群岛驻有整支舰队,数十艘战船,五六千的水手、军官,陆地上又有保垒数十,陆军近万,我除了陆军实力在他之上,水师现下是远差于荷人。即便如此,我仍要在两年内动手,时间拖的越长,荷人在南洋扎根越深,咱们等是等不起的。”说到此处,吴遂仲小声问道:“大人一向与红夷中的英人甚是相与,为甚不请英人相助,以夷制夷,未尝不可?”“遂仲,你一定要记得,那红夷能远涉重洋数万里来到中国沿海,他们是很蠢么?夷人的船造的比咱们好,夷人的枪炮比咱们犀利,咱们凭什么以为人家蠢,可以被咱们略施小计,就能耍的团团转?”吴遂仲脸红道:“是,遂仲想的太过简单幼稚。”“英人与荷人之间原本没有矛盾,之所以前番被我利用,英人又一直与我合作,实在是因为英国人在亚洲势力太弱,需得大力寻找当地有势力的豪强与其合作,夷人最聪明的一点正是如此。到得一地便寻找可以收买的土著豪强,以坚船利炮以为后盾,挟土著王公以制万民,故而几千人就能掌握一个数百万人的国家,就是这个道理。他们找我,却哪里有什么好意了?英国人现下除了在印度别无据点,我当时需要人帮我造船造炮,嘿嘿,我和他们是嗑睡遇枕头,正好各取所需。若是与荷兰人开战,对英国人开说也是大事,需举国动员,这两国的矛盾还没有至此,我现下想从英人手中直接买军舰尚不可得,更何况让他们举国动员为我卖命开战?打荷兰人,只能凭咱们自已的力量了。”“大人,咱们可以派人去联系南洋汉人的世家大族,令他们相助,到时候里应外合,自然是事半功倍。”张伟摇头道:“不成。宗族势力乃是执政的阻碍,一时或者是助力,一世十世以降,必然割据为祸。东汉刘秀宽仁待功臣,充许功臣有庄田部曲,结果东汉将亡,那些豪强部族,可有一家是真心为皇室打算的?我若依南洋汉人世家大族的力量取了天下,那我有什么脸面反过手去对付他们?不对付宗族世家,终究是国之祸患,这是不成的。只要我攻到南洋,那些受欺凌的汉人自然会欢迎相助,何需那些什么宗族的力量!”“大人,权宜之策罢了……”“不成!”见张伟态度坚决,吴遂仲叹一口气,心里却未放弃寻求南洋汉人帮助的打算。南洋汉人最少也有数百万人,而这数百万人,想来定是掌握在大小不一的家族组织下,不利用这样庞大的力量,也未免太过愚蠢。

  本报记者李冰

,,吉林快3

Powered by 福建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