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方设法疏通关节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0-06-05 11:23 点击数:
当时之人却不似盛唐时对日本人友好相待,自白江口战后,日本人又在明朝中期以浪人武士进入中国沿海烧杀抢掠,甚至厉害时有千人武士攻克内地州府的记录,倭人之凶残横暴早便被国人所知,又经历丰臣秀吉侵朝一役,明朝之人对倭人尽皆愤恨,现下听得张伟言道要去攻打日本,虽有少数几人顾忌日本将军幕府实力强横,恐非易与之辈,大半军官都是满面兴奋,连声叫好,只盼着张伟能早日下令,让他们带兵将那矮子民族狠狠揍上一顿。却又听张伟笑道:“自然,那倭国怎么说也能调动十万八万的军队,咱们现在一万多人,便是武器比他们先进的多,这也是不成的。“是以要扩军!现下台北不收赋税,这一年来我屡次用兵,加上造炮造船,银子用的跟水淌似的,就是如此,也要扩军。金吾、神策、龙骧三卫改卫为军,每军分前中后三军,分设将军掌一军,每军依原卫的规制,设四千人,如此,扩大后的三军,便有三万六千余兵。嘿嘿,在这南洋,到也算的上是兵强马壮了。”见下面诸将骚动,各人皆是忍不住交头结耳,想到在台北宣布时也是一样的情形,张伟心中暗笑,知道诸将都动了心思。这军队扩大,有的军官职位自然是要水涨船高,但位子有限,想坐上去的人却是不少,各人哪有不动心思的道理?若是在内地大明军队里,只怕走门子的,送礼拉关系的早就络绎不绝纷至踏来了。饶是如此,只怕这军中亦是难以平静。待眼前诸将稍平静些,张伟又笑道:“在台北宣示时也是这样情形。大家都想顺着这风往上飘,这原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我心里有本帐,你们就别乱了。该提谁,我心里已有了谱。你们现在不能乱,我在台北台南已经张榜募兵,又以澎湖农家以充工矿,将原本工矿内的健壮工人直接充入军营,此番扩军人数众多,你们现下就回台北,准备迎接新兵,迅速以老兵带新兵,加强训练,不久之后我便要派水师去日本,你们步兵可不能拖我的后腿,大家伙可明白了?”“回大人,职部们都明白了。”“很好,有水师在海上封锁,此地不需留你们镇守,这便整队去码头,依次上船回台北。”见诸将皆躬身行礼而出,张伟转身向何斌道:“先礼后兵,咱们可不能让倭人挑了咱们华夏天朝的礼,回台北挑一个能言善辩不畏刀斧的人,现在就派了过去,只说郑家已然覆灭,让倭人将军和咱们贸易,待使者回来再派水师过去。”“若是人家直接便同意了呢?上兵伐谋,志华,我怎看你一门心思要打倭人,若是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岂不是更好?”“嘿,幕府锁国已是定策。若不是郑芝龙与倭人交情深厚,曾经拜见过幕府的德川家康,还娶了倭人的女子做老婆,倭人又知道他实力强横,种种因素累加起来,方允他独家贸易。咱们和倭人从未打过交道,这一下子直接撞过去,定然是碰的一鼻子灰。你若不信,到时候看罢。”说罢又携何斌等人巡视澎湖全岛,因见各处都是烽烟弹痕,心知是剿灭败兵时所致,因这澎湖地势正适合担当由大陆至台北及南洋的中转之地,故而现下虽是凋弊不堪,却也得花大笔的银子重新整复使用。张伟此时却又与何斌同样心思,在日本贸易没有拿下之前,还需在银子上头疼许多。何斌轻叹一声,道:“这次攻澎湖,损失可当真不小。从码头到这镇上,只怕没有十几万银子修复不来。”张伟苦笑一声,答道:“没办法的事。打仗么!你总不能让人跟在兵士身后,告诉他这个不能烧,那个不能轰。”“是,只是张鼐生生把一条街给拆烧的如平地一般,这种事可一不可二,你得警告他。”“我省得了。廷斌,我现下在想,既然郑芝龙的海上势力已完,这周遭海域只有咱们一家势力。你回去便可令人修书上表,先知会熊文灿,然后上奏皇帝,便说英人攻击福建水师,又打下了澎湖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咱们台北卫出动军队,打跑了他们。请朝廷封赏。我料此事上奏上去,熊文灿和皇帝必然没有疑心,或是授我海防游击,或是授我副总兵一职,有了这个名义,我便接手郑芝龙的做法,收取来往商船的水引,不交钱的不得通过。一来可以垄断贸易,二来这过往商船甚多,老郑没有武装,也只能干看咱们发财。我料一年一两百万白银可得,廷斌,你意如何?”“这自然是再好不过!收水引现下可是郑芝龙的大宗收入,咱们接手过来自然是好。来钱又快,做的又是无本生意。志华,做什么生意可都不如无本生意好啊。”“嘿嘿,那是自然。此番在澎湖起了郑老大近四十万的银子,如若不然,咱们兄弟快去当裤子了。”“志华,那澳门一事,该当如何?”“哼,协议只是帮他们取澳门。船是必须派去的,小船不去,派六艘远字级的大舰,反正舰上挂的英国旗穿的英国军服,也只得帮他们走上一遭。不过,我料英国人此番必定是无功而返。他们自已也是无可不可,攻一下试试看罢了。这澳门,还是待将来我从内陆绕道进攻再收回吧。”“何以见得?此番英人肯出动军舰,难道志不在澳门么?”“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英人前些年攻澳,那却实是志在必得。每次攻澳少说也得死伤过百,可见是下了本钱的。可惜澳门葡人实力虽弱,却是以炮台利炮并全澳葡人同守,再加上澳门附近便驻有一营的明军,英人当年敢攻澳,却不敢和明军翻脸。是以屡攻屡败,一直不能如愿。那时候他们攻澳,是想在中国有一个落脚点,进而辐射整个南中国海,乃至与荷兰人争夺东印度群岛。荷人攻澳,也正是想拔掉澳门这个钉子,以便独霸。现下荷兰人被我赶跑,英国人有了我这个盟友,诸般事情都很顺遂,除了没有直接的殖民地,其余的事情却比他们占据澳门更方便,更有利的多了。是以澳门之地现下是鸡肋,丢之可惜,食之无味。他们攻上一攻,也是向我表明,他们对澎湖台湾没有兴趣,不会与我争夺,让我放心罢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志华,还是小心的好。英国人此番肯相助于你,未必不是想拱着你造反,在中国制造混乱,以便混水摸鱼啊。”“这我自然知道。红夷的惯技就是在人家的国土上建造炮垒,以金银买通当地的豪门大族,制造内乱,以坚垒制敌,以金银分化,是以能用数千人控制一个数百万人的国家。放心吧,我与他们现下是互相利用,将来的事还难说的很呢。”两人谈谈说说,又议了一阵财务的事,张伟便向何斌告辞,先行返回台北,留下何斌在澎湖料理残局。张伟一至台北,便立刻驱车赶赴台北兵器局,与草创不久的台南兵器局不同,这台北兵器局原本便是台北炮厂的一部份,三年多近百万白银堆出来的整个亚洲,甚至是当时整个世界最大也最先进的火器制造中心。不但有着从英国及欧洲聘请的火炮和火药、火枪制造的技师,亦有着从中国内地重金聘请的制造工匠。当时的明军已由全冷兵器向全热兵器做着划时代的改变,辽东明军甚至有全师装配火器的。只是明军多半依赖大中型的大统及大炮,而对手持的鸟统火绳枪等不甚重视,中国自制的火枪做工粗糙,没有准星瞄准,闭气照门也很落后,又没有量化和规模化,故而名义上有许多纯火器的神器营,其实冷热相加,混乱不堪,无法发挥纯火器的战力。然而军队的落后并不代表制造工匠的落后,整个辽东及京冿之地遍布善于打造火器的工匠,那红衣大炮落后明朝之手,没有多久便能仿制,由此可见当时中国的火器制造并未落后世界。自辽东丢失,明朝有意将火器工匠都集中在了天冿一地,直至清军入关,将天冿火器制造基地夷毁乃止。而台北火器局的火枪厂的工匠们,便是张伟想方设法,由京冿地区买通关节,重金礼聘而来,再加上西方技师的辅助,台北枪厂又根据张伟的设想进行流水线生产,每个火枪的零部件分发下来,由熟手工匠分头打造,最后再有专人组装,又将以前造来的枪支改良,虽然仍是前发滑膛枪,却将枪身铸造的更轻,又加设了准星,虽然尚没有达到张伟大批量生产并换装后膛枪的要求,但总算是聊胜于无。现下张伟大量扩军,也正是因为这一年多火器局由于孙元化的到来,又从内地弄来了大批熟练工匠,大大加快了制造火枪的进度。虽然无法解决后装膛线和火枪闭气的问题,张伟亦是很满意工厂的研究成果和进度,这样的自制虽仍需整船的购买优质铁矿石,所费不少,批量生产后,却是比从澳门购买省事省钱的多了。他一至火枪厂,便下令将库存的枪支尽数起出,运往桃园兵营,又令所有的工匠暂停试制新枪,全力打造不足的火枪,必务要保证三个月之类将不足的火枪数目补齐。又至指挥使衙门,将应募而来的军士及大批从工矿选来的健壮士兵分配到台北三军,选派有经验的下层军官至新军中加强训练,督促台北船厂加快将台北炮厂新铸的新式火炮加装至建造中的两艘远字级新舰上。又派人至福广一带招募水手上舰,待何斌上奏的澎湖一战的奏章批复回来,他已是忙碌了一月有余。熊文灿收到呈文后,虽是惊奇于台北水师的战力,却也欣喜此番英国人骚扰沿海一事终于平息。那英国人被撵出澎湖后,又纠集十余条大船进攻澳门,所幸澳门葡人用岸炮将其击走,这一场引起整个中国南方海上势力重新洗牌的海盗式袭击,终告停止。熊总督抚额庆幸这余,不觉为郑张两家的争执而头疼。张伟实力强横,隐然间又不大愿受他的节制,不过此人事上甚是恭谨,对他这位总督大人历来是有求必应,每年送上的金银为数不菲,再加上何斌此人也让熊大人放心,故而对台湾这个半割据势力,熊文灿却到不并不很担心。而郑芝龙自从水师被击溃后,虽心疼于海上贸易及水引心入的损失,面对张伟强大的海上实力无可奈何,只得三天一信,五天一呈的上告熊文灿及明廷,道是此番攻打澎湖时与郑家水师海战的军舰,便是那张伟的军舰改装。熊文灿大惊之下,便令他拿出证据,郑芝龙却只是说逃回的士兵隐约间看到敌船上有中国人的脸孔,这却如何能取信于人?熊文灿只得推脱了事,不再过问。而崇祯皇帝初时为英夷胆敢骚扰中国沿海震怒,又听得张伟成功击走英人,又哪愿理会郑芝龙这样的无能之辈?又见郑芝龙吵闹不休,言辞跋扈无礼,一怒之下下旨,言道郑某既然水师覆灭,就专职于副总兵,镇守闽南内地。至于海防游击一职,由张伟兼任,圣旨一下,便将这场泼天官司彻底定案,至此,张伟方算是成功的解决了所有的后顾之忧。算来此时已是崇祯元年八月,一晃大半年已然过去,张伟扩军已成,台湾全军由神策、金吾、龙骧三军组成,每军万二千人,再加上台北水师及飞骑卫,全台兵力已近五万人。这一日张伟于指挥使衙门升堂,正欲点将校阅在台北的全军将士,以察看新军训练成果如何,却见有一小校飞奔进来报道:“大人,派往日本的使者回来了。”“喔?快带进来!”话音一落,便见那使者浑身血污,披头散发狼狈不堪进大堂而来,一见张伟,便跪下泣道:“大人,属下此番被那倭人扣押,又百般殴打侮辱,若不是属下命大,便当真是回不来了。”张伟皱眉道:“倭人竟敢如此?”他算来日本人断然不会答应独家贸易通商的要求,却也想不到对方意然会虐待自已的使者,毕竟双方以前没有冲突,却不知这使者说了什么令对方暴怒的话,意然会如此对他。沉住气喝道:“你瞧瞧你,成什么体统。弄的破烂流丢的,叫花子唱莲花落么。还有,不要哭丧着脸, 福建体彩22选5官网你受了什么委屈, 福建22选5中爷帮你加倍讨好来就是!”他委实没有想到日本人敢如此虐待他的使者, 内蒙古快3心头怒火一阵阵往上拱, 内蒙古快三脸色当真是难看之极,踱下案头,走到那使者身前,沉声问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使者叩一个头,站起身来回道:“属下乘坐往日本的商船,到了那长崎,便寻到当地的城主,说明来意,请他派人送我去江户见德川秀忠将军,那城主初时答应的痛快。只是让我稍待数日,便可成行。谁料我等到第三日时,却突然有一队武士冲进我的居所,口称大名有令,使者是明军间谍,抓捕入狱。将属下投入监狱后,却是无人问冿,若不是属下带的几名随众甚是忠义,想方设法疏通关节,又想办法拜托了当地有名望的商人前去求情,这样剥夺了属下随身带的物品和钱财,放逐回国。属下在归回时仔细想过,那城主前后态度大变,又听那当地的商人言道那几日有郑氏的商船到来,属下断定,定是郑氏听我去了日本,找到城主故意为难。郑氏在日本经营多年,无论朝野都有很强的势力,除此之外,断无其它可能。”“不错!你想的很对,此事定然是郑家有人故意为难。也罢,这事情怪不得你。我看你遇事不乱,分析事情甚有条理。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属下吕唯风,广西桂林人。”“爷适才心中不悦,发作你几句,莫怪。你下去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来指挥使衙门听用。”那使者听他夸奖,又蒙他提拔至指挥使衙门办事,心里感激,又跪下重重叩一个响头,方转身蹒跚去了。张伟见他去了,兀自恨恨的转了几圈,终于跺脚道:“若不是早已定计,一定要屠尽四国!”见周围各飞骑亲兵也是恨的咬牙,张伟却噗嗤一笑,道:“没事,咱们加倍讨还回来就是。”又令道:“各人不要发楞,备车,随我去桃园兵营!”说罢急匆匆步出大门,待马车一备好,立时疾步上车,到吓的那车夫一征,不知指挥使大人突然发了什么病。待马车行驶,又一叠声催那车夫快行,那车夫不知道什么急事,只得将马鞭挥的叭叭做响,抽的那马四蹄腾空,飞速向桃园方向奔去。待到了兵营,守门的兵士因见是指挥使大人来到,却也不必验牌,直接将大门打开,放车入内。此时这兵营已然扩建数倍,除营房多设外,还在原本的老营正中加设了一座砖石垒起的点将台,三卫九军二十四营的军旗尽皆插在将台四周,军旗被大风吹的猎猎做响,各军军旗除了底色一律用黑色及旗面上绣绿龙图案以外,还绣有各军及营的番号,又有将军仪仗的刀、殳、戟、枪、骨朵、幡、牌陈列四周,每日皆有一果都领五十军士看守护卫,除了节堂外,便是这点将台最为威风。建立此台,自是为了在新兵中迅速树立张伟的权威形象,那皇帝依中铀线建皇城大殿以树立人们对皇威的敬畏,张伟身为台湾并澎湖之主,又领有数万大军,这威仪上自然是马虎不得。现下的他,已是很少随意出现于公众前,无论是何斌施琅,还是台北诸将,乃至陈永华等人,都一力劝他谨言慎行,以树威信。张伟也自知所有历史上的领袖,若是想保持绝对的权威及普通人的崇拜,还是少些与常人的接触为妙。故而什么微服私访,轻车简从,抚摸着士兵的手问道收成如何,这些事情张伟是绝对不做的。说来也怪,唯其如此,比之常带着几个青衣小童在街市闲逛的何斌,张伟在台湾民众眼中却是越发的神秘,自然也得了暗地里许多的畏惧与诅咒。待张伟急步跨上十余米高的点将台,坐上正中的坐椅,便向将台上四周侍立的鼓手令道:“擂鼓,传将!”其实不待他吩咐,周全斌等人早便听到军士禀报,已是急步向这点将台方向赶来,待鼓响一巡,原本各卫的校尉以上皆已上台,见张伟坐于正中,呆着脸不语,各人也不敢随意上前招呼,只依官职大小,依次站了。张伟见各将上台,又令道:“擂鼓三巡,传召全军!”待鼓响三巡,台下早已被各都尉引领着从依九宫八卦方向排列的军营狂奔而出的士兵布满,因张伟想起历史上秦军的威势,心里颇向往之,唯愿自已创建的军队也能如秦军那般勇猛善战,天下无敌,便一意将原本用来做掩护色的绿色战袍改为深黑色,故而现下台下的数万士兵皆是身着黑袍,头戴红色圆纱帽,看起来黑红相间,威势逼人,比之当时的明军红袄却是漂亮厚重的多了。只是张伟凝神细看,却见那台下士兵虽是匆忙之间集合汇聚,却因新兵众多,队列大半排的参差不齐,虽然老兵一力维持,却仍有不少新兵窃窃私语,什么:“哥,你踩了我鞋了。”“前面的,你的腰刀抵着我肚子,转过去成不?”“快快,排整齐些,不然伍长要发火了!”这些新兵虽是得了警告,知道是张伟前来大阅,却只是一时改不了身为平民的习惯。什么噤口不言,令行禁止,平时训练时到还管用,这会子突然一下子数万人大集合,那新募集的士兵却免不了乱将起来。周全斌等人见张伟皱眉,知他不悦,各人皆是转身下令,又有身后校尉向将台上的传令兵转令,只见那些兵士疾奔下台,向将台周围等候的各军中执法都尉宣令,那些都尉立时各带了五百执法兵,分队执黑白相间的水火棍,向各营阵列中喧哗吵闹、队列不齐,走势图分析衣冠不整的士兵劈头盖脸的打去,不过盏茶功夫,便有数千人吃了棍子,这场中顿时便安静许多,待执法都尉们巡行一周,虽有些新兵吃了棍子后疼痛不堪,却是再也没有人敢发出半丝声音了。张伟见此,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道:“记吃不记打,棍棒底下出孝子……古人诚不欺我!什么爱兵如子,无敌雄师是军纪加镐赏弄出来的。这还是打的轻了,那古罗马人犯了军纪,全营的人执棒子打他,一直到打死为止,还会剥夺其家产,令其一辈子翻不了身。这样的军队,才没有人敢犯军规!”因又回头见三卫诸将,见诸将都是脸露尴尬之色,便笑道:“这不怪你们。两个月不到的功夫,突然加了这么多新兵,良莠不齐是难免的事。狠狠管,表现好的也要赏,再过一个月,估摸着除了战斗经验之外,基本的东西也便差不多了。”周全斌领头躬身道:“是,职部听从大人的教诲,一定不敢怠慢敷衍。”“很好,开始大阅吧。”周全斌躬身一退,张伟身边站立的旗手们便挥旗指挥,三万六千大军开始分操列队,以营为单位,演示诸船进攻及防御的阵法。虽然有着为数众多的老兵带队,到底是训练时间过短,大部阵法虽是勉强过关,待演示到营纵队配合圆阵以抗骑兵的阵式时,因匆忙间改变阵势,大半新兵找不到队列,场中一时混乱之极。张伟见场上近万的军士没头苍蝇般寻找本队,不自禁冷哼一声道:“抗骑兵?等着被踏死吧!”颇为烦燥的站起身来,转头向诸将道:“我原是想快些打到日本去,看来是我心急了。再给两个月时间,我再来看,若还是不成,那可是你们的责任,我要罚的!”说罢转身下台,意兴索然离军营而去。一路上风光景致正是姹紫嫣红之时,只是他心中有事,却是懒怠欣赏。车至镇北街头之际,他忽然将窗帘拉开,召手向张瑞吩咐道:“你亲自去港口向施琅传话:你近日不是在收水引么?我上次令你封锁与郑氏有关的商船,你怎的把人放到日本去了?我知道你手底战船不是很多,现在水手不够。不过你可以让从福建出来的普通商船透消息么!手握巡海大权,却也忒过老实了!你一句话,还不知道多少船巴结你,怎地这么一点手段都不知道使。为将者,不但要善用兵,阴谋诡诈政治角力也需要好生研习一下……”见张瑞红头涨脸的细听,知道自已的话重,张瑞怕施琅脸皮上不好看,便又笑道:“做大哥的说你几句,甭不乐意!若以后还让我不省心,我告诉你家娘子,让她开导你几篾条!”张瑞听他说到此处,忍不住噗嗤一笑,向张伟道:“就这些?”“是,快些去。一定要把郑家的商路给掐死!不然的话,人家以为他死而未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与他暗通款曲什么的,那我可不是白费劲了。”见张瑞笑嘻嘻打马去了,张伟方觉精神一阵松驰,他总算想通了自已为何如此火大,却原来是心底深处很是担心郑芝龙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此人现下居住福建,又是掌兵的副总兵,论起职位比自已还高上半截,想彻底铲除他难底太大,是以心里担心不已。听那吕唯风说起郑家有人至日本暗中捣乱,不免让他担心不已。自失一笑,忍不住口中喃喃自语道:“内修政治,外施威权,辅以精兵强将,怕他怎的。张伟啊张伟,你近来发展太快,失了平常心了。哼,若不是我对日后的历史发展胸有成竹,凭我的这点才干,如何斗的过这些古人中的英杰……要切忌千万莫小瞧了天下人。”待车行至台北指挥使衙门,张伟却从车窗内远远觑见大门前聚集了数百台北巡捕营的巡兵,各兵皆是一身武装,手执刀枪棍棒,一副杀气腾腾模样。张伟诧道:“高杰这厮要死了么,聚集这些巡兵想谋反不成?”张瑞被张伟差遣去传话,此时负责张伟安全的却是两位飞骑都尉,两人见不是事,立刻并骑向前而去,又命跟随的三百位飞骑卫围住张伟马车,小心戒备。他二人骑马上前,喝道:“你们是受谁的指挥,怎地敢在指挥使衙门前会聚闹事?”那些巡兵吃他二人一喝,各人皆是左顾右盼,却是寻不出一个做主之人,两帮人马面面相觑,却都不如如何是好。好在巡兵皆是眼前这些身着皮甲的骑兵皆是护卫张伟的飞骑,见有长官来问,各人都将手中兵器放下,又老老实实列队站好。那两个都尉这才放心,纵骑回到张伟车前,道:“大人,不知道是谁令巡兵们在此集合,咱们还是先不进衙门,先行回府如何?”“无妨!借高杰十个胆他也不敢谋反,况且就凭眼前这些巡兵,三百飞骑一息间就能将他们斩杀干净。让他们让开,我先进去。”那两个都尉又返向而回,喝令着巡兵们让开道路后,又小心翼翼护卫着张伟下车,进入大堂。正在此时,那高杰却领着一帮巡捕营的哨长什长之类的小官儿,快步向这边赶来。张伟听得身边飞骑报告,回头冷冷看那高杰一眼,冷笑道:“好威风,好杀气。快让那狗才解了刀进来!”高杰此时却也知道巡兵们冲撞了张伟车驾,正自吓的魂飞魄散,听得张伟吩咐他解刀而进,知道张伟对他起了疑心,更是吓的心胆欲裂,立时抖着手将佩刀解下,跌跌撞撞的向指挥使衙门大堂内跑去。他跌跌撞撞进来,张伟却正自坐在大堂左侧太师椅上悠闲喝茶,因见高杰面无人色,张伟轻啜一口茶水,笑道:“高大捕头,怎地,今日带人来拿我?”他虽是温言轻语笑问,在那高杰耳边不若是天降狂雷,直震的他耳朵嗡嗡嗡直响,当即便两腿一软,往地上跪了下去,膝前几步,抱住张伟双腿,哭叫道:“大人,属下绝不敢有二心,实在是因为有巡兵来报,说前番从澎湖带来采铜矿的农夫有不稳的迹象,听他们口中喃喃自语,道是采矿吃苦受累而死,到不如拼命而死。上午又有一澎湖人不慎摔落矿洞而死,那些澎湖新来的矿工都是愤恨不已。属下只怕那铜矿一出事,连带着硫磺、硝石几矿不稳,便立时点齐台北县所有的巡兵,带上武器准备前去弹压。因大人的指挥使衙门正好是台北县正中位置,便令巡兵于此集合,原想着大人要去阅兵,只怕还有些时辰才回,自然是不妨事的。谁知道竟然冲撞了大人的车驾……”说罢又重重叩下头去,在大堂青砖上嗑的砰砰做响,口中直道:“属下有罪,属下有罪,只盼大人饶属下一命,属下做牛做马,以报大人恩德。”张伟一脚将他踢开,恨恨道:“娘的!你真是好大的狗胆!我这衙门你也敢用来做集合的场地,若是我家门口正好适合,你是不是可以拿来做砍头的刑场?唔?”“属下不敢,属下不敢!”“哼,你已经敢了!”又恨恨踢他两脚,方道:“起来,死狗一样成何体统。亏你也有些才干,怎地一点胆色也没有。你为我效力多年,难不成我为此事真砍了你脑袋不成。”见高杰怯生生站起身来,张伟思忖片刻,又道:“此事我一开始便知道定是误会。你没有这个胆子,也没有这个实力,不会发这种疯。不过,这样的事情开了例不得了。你不敢,不代表没有人犯了失心疯,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也是削我的面子。日后,凡出动五十巡兵以上,不论何事,先需报备指挥使衙门知晓,我安排人管理文案,专理这些事物,你清楚了?”“是是,属下记得了。”见高杰如获大赦,开始用袖子抹适才吓出来的油汗,张伟肚里暗笑。其实今日之事其实到也怪不得他。只是古人最忌涉及到谋反犯上之事,今日无巧不巧,巡兵冲犯了张伟。冒犯皇帝车驾在古时可是要流配三千里的大罪,张伟虽不是皇帝,在这台湾却与皇帝没有区别,却让那高杰如何不惊?张伟此时却已想的明白。自已只顾分薄事权,使的军务政务治安工商等各事都分别令人掌管。巡捕营直归张伟自已掌管,政务军务也是由他直管,至于工商赋斌,却又是何斌主理,这样事权分开,一方面可以防范有人专权擅政,另一方面却是无人可以代理张伟职权,张伟若在还好办,若是离台而出,事情便很是严重。比如当日去辽东,指挥使衙门与高杰便是扯了若干次皮,又有张伟新设的台北及台南的政务署,以架空两位朝廷知县之用,却又无形中剥离了何斌权限,何斌原本掌握财斌大权,政务也多有涉及,现下政经分开,他却甚感不便。以张的原意,却也不是想分他的权,只是已然创建制度,却又不得不如此耳。前几日有感政务繁芜,有意请何斌署理全台,何斌只是不依,道是自已忙不过来。张伟也知他有避让防闲之意,何斌原本长于经商,政务并非所长,也只得遂他的意罢了。待事情演变至今日,张伟便知自已手下文官集团中少了一个“丞相”,没有能代他管辖全台事物的襄助政务的机构。明太祖废丞相,自已每天办公十几个小时,三十多年如一日大权独揽,张伟一向觉得其人甚蠢。明朝后世的子孙都有不肖者,如万历十几年不见臣下的面,整个官僚机构面临瘫痪之危,连六部尚书都缺了一半,这样的前车之鉴不远,张伟自然清楚的很。只是一来现下的台北没有这样的人才,二来此时诸事草创,许多制度都有不足之处,若是树立一个除张伟外大权独揽的人物,又有专擅之患。如果弄的尾大不掉,将来学明太祖一样大杀文官,那张伟岂不是又回到了历史的老路?是以此事断不能行。至于学习西方,弄三权分立,议会选举总理的制度,以当时的中国国情,要么整个议会及政府系统被一人操持,要么党派林立,终日争吵不休,那么别说争霸大陆,就是保有台湾,也恐非易事。思来想去,却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以张伟之权威才干镇守台湾尚有些错漏,若是他突然不在,没有好的制度,一切终成画饼。因喝骂高杰道:“狗才,那铜矿不稳,还不快去!”见高杰连滚带爬去了,到了大堂之外方吆三喝四,指挥那些巡兵开拔,向大屯山脉的铜矿而去。张伟今日诸事不利,心头不乐,再三犹豫,仍命道:“备马,我也骑马去铜矿看看。”那大屯山脉的铜矿还在新竹以南,距镇北镇三四十里路,张伟因正好要路过新竹,想来已有大半月没有到官学视察,又特意绕道新竹镇西,在那官学门口驻马,入内巡视一番,此时的台北官学已是天下第一大学院,比之北京的国子监仍是大上十倍有余,盛唐的官学不过有房一千余间,而台北的官学仅是学舍便有三千多间,再加上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操场,占地面积之大纵马也需奔驰半天。张伟因有事在身,只是径直入内,就内查看了几个学科情形。见明算、明经、明律的几个学院尽皆在讲习说课,那学生却也不比内地学院的学子那么呆板,无论是表情语言皆是生动活泼的多。又见各西学的学院也已开课,传授西医、西方哲学、法律、科学、政治等课,虽然这些只是副科,并不能加学分,将来学子毕业,并不能以西学谋生,饶是如此,因西学新颖有趣,选修的学子之数并不见少。张伟巡看一阵,因自已只是路过,并非专程而来,故而也没有惊动何楷,只是四处静静观察一遭,便待离去。只是路过一处教室之前,却见室内有数十学子喧哗吵闹,打闹嘻笑,因上前去问道:“怎地你们不念书,在此胡闹?你们的师长呢?”却有一年长老成的学生上前来答道:“这位官爷,咱们的座师是明医一科的学官,他今日不知道怎地没有来。因他是学官,故而其它明医一科的老师不便前来代课,咱们只好在此等候。因久候无聊,故而有些同学随意了些,请官爷见谅。”他这般客气答话,张伟便略点点头,转身而去。待到了官学门口,吩咐身边亲卫道:“去寻何楷学正,令他查查那个明医学官的事,若是没有合理的理由,便罢斥回家。”见那亲兵去了,张伟纵身上马,向各亲卫吩咐道:“走罢,去那大屯铜矿。咱们在此耽搁半天,估摸着高杰他们也该到了。”他脸上虽看不出,到是诸亲卫皆随他多年,又岂不知张伟现在怒气十足,各人都是心中暗自凛然,唯恐不小心惹得他生气,让杀气落在自个儿的头上,那可是再蠢不过了。也有那悲天悯人的想起当年平定宗族之乱的情形,心中都道:“此怕今日又要血染大屯山了!”因那张伟当先一鞭打马前去,三百亲卫也纵马相随,顿时是蹄声如雷,一路上鲜衣怒马,威风不已。堪堪向南奔行了数里,却见大路上有一绿衣官服的中年男子身背木箱缓缓而来,张伟大奇,他曾有令,凡七品以上着绿衣官服者,皆令给导引牌两面,水火棒四、执扇二相随,此时这官道上有人身着官服,却是一人走路,一来有违规制,二来看起来也甚是不合相。因驻马扬鞭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身着官服却步行而来,你的从人导引呢?”那人大约是四十上下,见张伟身着紫袍,连忙跪下,叩头道:“下官给大人请安,请大人恕下官无礼。”张伟见他口称下官,料来是官员没错了。只是此人礼仪荒疏,言辞艰涩,别说没有从人相随,便是那官服也是破烂不堪,边角上细线挣开,漏出无数线头来。又见他黑色官靴也穿的破旧之极,浑身上下除了背后一个木箱光鉴可人,简直如同那叫花子一般,算来整个台北有如此打扮的人也是极少,更何况此人身上还是七品官员的装扮。张伟心中怒极:“你是何人,叫甚名谁,如何做此打扮,在哪里捡的官服?嗯?!”说罢怒喝道:“来人,将这贼人拿了,送到台北巡捕营严加拷问,看看是谁给他的胆子,竟然敢来冒充官人。”身后几名飞骑听了,立时跳下马来,冲上前去将那中年男子执住了,便要掏出身上带的细绳捆绑,那人却也不慌,虽胳膊被扭住了不能动弹,却高叫道:“莫急莫急,这位大人,下官随身带的有官印、腰牌,请大人令人查对。”“查查看!”有一飞骑将手抄在那人的袋中,摸索一番,却果真掏出一个小小铜印及两面剖开的符牌,仔细查看一番,方递给张伟,道:“大人,果真是个官儿。”张伟接过来一看,只见那印信和符牌上皆刻有:台北官学七品明医,吴遂仲。因想起适才官学中事,便喝问道:“原来是官学的吴学官,那么请问阁下,怎地姗姗来迟啊?不知道官学中有学子在等你上课么?”因怒笑道:“想来你也是饱学善医的人,品行上也决然没有问题,否则也不会聘你做学官,却不知为何荒怠至此?官家没有配给你马匹么?学官虽不配仪仗,到底你也是官员,俸禄想来不低,却如何俭省至此,这也太不成话!也罢,你且先说说,今日授课却为何迟到?”那吴遂中却好象是天生的慢性子,因见张伟将印信符牌还他,便慢条斯理的又好生装回袋中,张伟眼中几欲喷火,他这才答道:“大人,下官只是个医官。也是张伟大人他老人家看的起医生,也给了个官员名份,其实不要说和正经的官员相比,就是在学官里面,下官也只是敬陪末坐。想那官学里虽是免收学费,可若不是贫家小户的,谁愿意让子弟学医,将来走街窜巷的赚辛苦钱呢。故而这俸禄么,下官最低。这配马么,下官没有领到。因天天下乡行医,张伟大人又有规定,官员除居家外不得除官服,以方便百姓监督,故而这身官服弄的破烂流丢的,适才在路上遇到一群台北巡捕营的军爷们,因也是见我起疑,拦住好生盘查了一阵,这才放行。故而,下官今日是迟到了。这到也是头一遭,大人若不信,请去官学核查。”医、卜、星、相在古代中国地位甚低,便是给皇帝治病的太医院医正,亦只是正六品的小官,张伟一向不以为然,故而台北官学设立医学一科时,便也坚持设立品阶与其它学科相同的医官,只是想不到积习难改,有些东西却不是一纸命令可以改变。想到此处,心中一阵气闷,又见这医官叫花子般站在眼前,心中是又好气又好笑,到是动了好生询问一番的心思,因见不远处有一茶亭,便道:“来,随我去泡一壶茶,咱们来说说这官学的事。”那医官见他相邀,却将手略拱一拱,道:“谢大人的美意。下官还得赶去官学,现下已然是迟到了,不过迟到总好过不到,若下次有机会饮茶,下官一定相陪。”“我来时已通知何学正寻人代替,不急。来人,将医官的药箱拿下,替他背着。”

  双色球第2020031期奖号为:02 05 09 15 16 27   09。红球没有重号,红球连码:15 16。

  新浪财经讯 近日,紫光学大发布2019年年报。2019年紫光学大实现营业收入29.9亿元,同比增长3.4%,2018年同期为28.9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0.12亿元,同比增长7.1%,2018年同期为0.1亿元;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46.7万元,同比增长92.2%。

,,浙江11选5

Powered by 福建快3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